森林_Forest

慢慢的写,慢慢的画,希望也在慢慢的学。

圈名森林‖理工直女‖一份咸鱼多糖多盐加冰少放辣椒‖能加点零食就更好了

学业为主‖没学过画画真令人绝望

【哪位太太活动投稿】抄家与冰棍

“这冰棍也没别的法子,银行不收这货币,我也只能欠着。”

*是三叔公众号的活动投稿
*600字以内使我绝望
*有错误,已重新编辑

    小花被我薅到雨村后,北京的事儿就撒了半只手。天天躺床上养病也没别的事儿干,干脆每天就是算账,哪年哪月的都翻出来对一遍。光新月饭店那事儿就给对了三张纸出来。小花有个习惯,把账单很有气势地往饭桌上一拍才开始吃饭。我看着那三页纸,又算了算家当,琢磨着这免息贷款机是什么时候被我刷爆的。
    除去我的心虚以外,小花是真的好刷。直到现在他也没催我还二十几年前的债,倒是把胖子那点真赝不明的古董搜刮了个干净。
    说到小花二十年不过期的贷款,那就得从我们小时候讲起。讲起来我们还真不是因着“九五之交”相遇的。我第一次见到他时小花还带着点小孩儿的天性。当时我正蹲在地上打石子,小花养在深闺,哪里见过这种闲的蛋疼的游戏,当即要跟着我玩。小花玩这种游戏当然比不过日日上房揭瓦的我,手势倒是好看得紧。我站起身来,小花盯着我们的战绩没动。我想着这孩子怕不是输傻了,想把他拉起来。小花赶紧拍开我的手说他请我去吃冰棍。我满口答应,还拍着胸脯说下次我请你吃。
    结果我下次见到他的时候就是解家少爷和吴家少爷的正式会见,届时他已经唱了戏,不要说冰的,就连酸甜苦辣咸都恨不得都拿白水给搅和了。这冰棍也没别的法子,银行不收这货币,我也只能欠着。
    这一欠就是好多年。在此期间我又刷了好多次小花,目前来看至少也有三张纸那么多。我看着摇摇晃晃走回房的小花,仿佛看见欠款单在他身上晃晃摇摇地挂着,从胖子的一身膘旁边挤过去走了。我快速估计了一下他摔到地上把我们的债忘光的可能性,还是赶紧把胖子拉过来。
    “胖子,你准备一下,解语花呗的总裁快要来亲自抄家了。”
    “天真你啥情况?”
    我赶紧掐了胖子一把,示意他声音小点,指指刚吃完毛血旺的小花。
    “这要命玩意儿不唱戏好多年了。”

  今天是中元节。我回家的时候天亮堂堂的,看不出有什么与往日不同的。

  但是垃圾箱和下水道却在角落里亮起来了。

  我凑过去一看,原来不过是手机的光,还是缺了一小块屏幕的光。

  手机停留在墨者写作的界面,上面的字一点没动,但是墨者写作的倒计时却重新开始了。

置顶的食用说明

你好,这里是森林/Forest!

目前没有翻墙号,粮食大概全在lof Orz

坑很多很杂,话废一个,熟之前以为是个软妹熟之后才发现东北大妹子属性不可逆

大概是啥都想试试的咸鱼。

婉拒任何原耽安利。

跪求腐癌屌癌梦女子癌离开,让我一个人自嗨(竟然还压上了韵)

早晚会瘦下来的!嗯!坑也会填的!脑洞都会变成现实的!
……下辈子再说吧。

【旧友组/2018高考北京卷题一】发展与进步

*校拟,cp深中x洪湖,有少量私设,有关历史(后记注明)
*努力不跑题
想不到吧我在没有盲狙的情况下不仅要写北京卷还要写题一哈哈哈哈哈哈哈←疯了
手机打字+上传,请多包容。

.

    “这件可以吗?”深中问。“还是这件?”

    他在洪湖面前转了一圈,衬衫,也许是白色的西装外套扫到了洪湖。洪湖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并且并不打算对被打破的氛围做上什么答复。

    “说真的,不适合你。”他诚恳地回答。

    深中用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对方指的是自己迟疑不决的态度,也许还有旁边的衣服堆。这鬼早晨真令人犯困。他想。什么默契都会被困意昏昏沉沉的给忽略。

    等他再反应过来,手里已经被人给塞上了咖啡。咖啡是冰美式,铁罐也跟着咖啡变得冰凉,在初春的早晨给蒙上了雾气,然后是湿漉漉的水珠。深中赶紧甩甩脑袋,猛地喝下一大口,祈祷它们能尽快帮上忙。

    很可惜咖啡并不遂人意,而洪湖又偏偏开口了。

    “不要为我伤心,”他轻轻笑了笑,“我会留下初中部的,不是吗?”

    “那不一样。”深中回道。之前洪湖的每次开导,都是他以这句作为结束语。他现在不打算拿这副有胜似无的脑子说任何话。他还是专心消化肚里顽固不堪的咖啡要来的好。

    这次洪湖却收敛了笑意,认真的说:“那就不要把他当成我。”

    深中简短地说了句我绝不会的。他要留出更多时间来眨眼,恢复清明,好将洪湖的影像在脑中留得更清晰些,而不是如同现在般的,十足的朦胧。

    然后他就发现自己在一栋酒楼里。眼前的人尚还站着,只是他觉得不对头。这时一切的声音才开始慢慢进入他的耳边。他面前的少年穿的衣服,实在是惹得深中笑——洪湖当初挑的它。洪湖执意避开战争,分数,甚至是所有的有关发展,进步,以及一切与伟光正相关的布料。确实是十成十的固执。

    他想起这是自己的弟弟,初中部出生的第一天。于是他半蹲下身去,吻了他的额头。

    他的确没有透过他看谁,也没有哭。

    当时有人担心的向他走去。他反手拍了拍那人,说人死不能复生。他说一切都是发展的必然,是是顺应历史发展的需要。

    于是那人也沉默了一会儿。“你的确进步了。”他说。

    “是啊,”深中笑着回答,“这个时代,不是也一样吗?我也确实需要一个初中部了不是吗。”

    我们都不会停在原地。

    深中起身,觉得头痛欲裂。原先的记忆开始渐渐恢复。

    “那几个人绝对是故意的。”他咕哝着。想起昨晚轮流给他灌酒的深外和实验。喔对了,还有一边看着的“乖宝宝”高级。

    他想时候来一杯咖啡了,等混混沌沌的头脑清醒过来,他好给他们记上一大笔仇。

    他其实尚记得梦里的时间,98年初春洪湖走了,00年初中部才出生。但还有更加令人记忆深刻的东西——比如98年其时正是初春的黎明,白昼与黑夜的天平尚还固执地不肯使用春天的砝码,非要闹的夜半尽不尽才欢喜。

    因此当时长夜未尽——而春意方才伊始。

.

另记:
所提及历史为洪湖(原是一所独立中学)成为深中初中部。98年7月洪湖正式更改为深中初中部,私设是到00年初中部方才彻底修建完成。所以洪湖98年死去,而初中部00年出生。这是一场长达两年左右的葬礼。
信我,我真的有在努力切发展与进步的题了。

【凤凰木组】然后居然还是有然后的

*石墨文档初体验
*CP深中x深外
*双男体设避雷
*无脑鬼畜小甜饼注意
*ooc
*开头假事后实则假情侣老梗注意
*其实只是为了写最后两段
*速摸逻辑混乱鱼

   新的一天, 深外愉快地穿上新的裤子,悠闲地看了一眼深中。面前这家伙看起来心情也不错,正在往身上套一件白衬衫。深外不由得暗骂深中真的心机,白衬衫选的是半透半白的款,顺便欲盖弥彰地竖起了高领。他果断决定做点什么来阻止这位71岁老人死前的壮举——不然怕不是他一出去,连深外的孩子都被人以为有了。

   
    “为什么不是你怀了我的?”深中说着拿起了一杯咖啡,“谁叫你当初演戏用钙片,现在你自己相信自己不是下面那一个吗。”
    深外“……”
    自己这不也是没想到吗。
   
  
     昨天他们进了房间之后,深中愉快地开始啃手背。
    “差劲,”深外正在对付一包卤鸭脖,“说真的,我没见过哪个声优配kiss配的跟大半夜啃卤水猪蹄样的。”
    “我不得不提醒你,你选的好像是苍井空的片。如果你不想露馅,那最好还是来两声。”
    深外苦哈哈地放下了鸭脖并开始念威风堂堂的歌词。深中一把抢过鸭脖。
    “……喂你醒醒,继续啃啊。”
    “没事,大不了就是从啃手背变成啃卤水猪蹄再变成啃卤鸭脖。
    所以只有我念这种奇怪的东西吗。深外感叹一句。这肯定是来自71岁前辈的关照,他认为我不应该半夜啃鸭脖。
    深中他真好!这么为我的体重着想!
    于是为了深中的体重着想,他决定带上学生去把东门的小吃街拆了建康宁。

    深外从不堪回首的深夜毒气中清醒过来,始于深中背后突然透出的图案。
    “……你是想把痕迹刻弄成你们校徽?”
    “怪不得那么像羊村村长的纹身。”

    折折腾腾的,好说歹说把新年来自四位家长突然的关心给搪塞过去了。深外转头一看,发现深中已经成功靠自制防脱发洗发水成为自家家长心中的白月光。
    他赶紧过去想挽回自己的地位,旁人悄悄拉过他“你这男朋友不错,传销组织的收入挺高吧?”

    对于高中来说,寒假一过就要疯狂准备高考了。于是两人也没再有什么交集,只偶尔发发消息。直到高考倒计时100天的时候,深中给深外寄的包裹到了。里面是七大盒披萨和奶茶。深外喊了学生们一起来吃,吃到底下剩一张字条。
    “在吃这些东西的时候,恭喜你浪费了你的时间并胖了三斤。”
    深外差点摔盒子。
   
    他深深地反思了自己的错误,并给深中寄去了一套女仆装。
    “在你的学生给你套这套衣服的时候,恭喜你浪费了你的高考复习时间并沦为了学生们的玩物。”
     深外一度想向这个“天下第一大傻子”  兼自己的对手解释一件事情——自己是个高中。而且,是个和他可以并肩的高中。毕竟他总把自己当个小孩子,谁会舒服啊!
       当初他向他要私人微信的时候,他就是这么说的。
     “你太年轻了。这种事情,求什么后来啊。我可不信,你这么骄傲的学校,看我吃一次鸭脖就能爱上我。”深中开玩笑似的说,顺手给他递了一张名片,“以后有时间请你吃糖啊。”

    高考开榜后,深外挑衅地、带点得意地看向深中。他在他的旁边,不是吗?
    “现在你可不得不给我一个后来了。”
    果然是小孩子啊。深中在心里感叹了一下。他肯定觉得自己刚刚无比霸气。
    ——虽然深外也的确这么觉得就是了。
    他站起身,摸了摸口袋里的糖,然后笑着张开手。
    “我的小姑娘,你要的后来在这呢。”

















    深外气红了脸“你tm才是小姑娘!!你全家都是小姑娘!!”
















    深中大步走向深外,“好的,你的甜甜小姑娘来找你了,不过来吗?”
    “不过来我可要哭了哦?”

【11.19瑞凯日】
压图的恐惧系列作品_(:3」∠❀)_
你绝不会想到我换了几个软件
.._:(´_`」 ∠):_ …
嗯总之一张张的往上发,之后有系列的话就一次发完?

_(•̀ω•́ 」∠)_